农村8旬老人在北京生活遭遇“尴尬事”,急的都想哭,啥情况

农村8旬老人在北京生活遭遇“尴尬事”,急的都想哭,啥情况

81岁的安爷爷家住山西省晋南农村,辛辛苦苦拉扯大了孩子,到了安享晚年的时候,前几年被儿子接到了首都去生活,不想安爷爷住在北京却经常遭遇“尴尬事”,还断了自己一辈子在家里“独享”的爱好,急得他都想哭,后来无奈重新回到了农村老家,大家看看这是咋回事。

农村8旬老人在北京生活遭遇“尴尬事”,急的都想哭,啥情况

安爷爷祖籍河南省驻马店农村,有兄弟三人,早些年当地农村经济困难,他经人介绍招亲到了山西黄河东岸,两位老人婚后在农村当农民,本本分分做人,赡养老人养活大了2个儿子,后来大儿子以优异的成绩考上中国人民大学,毕业后工作在了首都,二儿子随着老人生活在农村,两位老人安度晚年,生活的相当愉快。

农村8旬老人在北京生活遭遇“尴尬事”,急的都想哭,啥情况

安爷爷说自己和老伴在农村当了一辈子老农民,身体锻炼的相当好,基本没有大毛病,70多岁的时候还能帮着小儿子一家干农活,后来老伴被大儿子接到了北京带孩子,害怕他一个人在家里寂寞,就也把他接到北京一起生活,想让他们享受天伦之乐,结果安爷爷却经常遭遇“尴尬事”。

农村8旬老人在北京生活遭遇“尴尬事”,急的都想哭,啥情况

老人进了城就像刘姥姥进了大观园,眼花缭乱不说生活很不适应,“尴尬事”不断,首先上厕所不习惯坐便器,外出找不到茅房,内急的时候就非常慌乱,其次不会讲普通话,出门还怕找不到家,整天坐在家里,急的老人都想哭,第三老人家有抽旱烟的爱好,城里只有香烟他嫌不过瘾,抽多了怕孩子受不了。

农村8旬老人在北京生活遭遇“尴尬事”,急的都想哭,啥情况

后来安爷爷就和儿子商量自己先回了农村老家,他说农村生活很自由,空气新鲜没有城里乱糟糟的影响,住在儿子给他建好的新房里,想吃啥做啥,想干啥就干啥,每天骑着电动三轮车在村子里找老伙计们打打麻将聊聊天,日子过得挺潇洒。

农村8旬老人在北京生活遭遇“尴尬事”,急的都想哭,啥情况

安爷爷说这些年两个儿经常给他们钱,还有自家地里的收入以及农村老人养老金,在家里没有花大钱的地方,都攒了不少,从来不缺钱花,为了锻炼身体他们还坚持打理着2亩桃园,一年收入几个算几个,用他的话说就是过得神仙光景。

农村8旬老人在北京生活遭遇“尴尬事”,急的都想哭,啥情况

安爷爷一辈子就喜欢抽旱烟,烟瘾当然很大,这些年农村种旱烟的很少,已经成了稀罕物,为了满足自己的这个特殊嗜好,老人家特意在小菜园里种上了一块旱烟,他说这个稀罕物是自己的独享之物,平时也是自己管理。旱烟这东西很奇妙,抽起来一股浓浓的烟草味道只有真正的男子汉才能品味。

农村8旬老人在北京生活遭遇“尴尬事”,急的都想哭,啥情况

两位老人家的小菜园就在自家的院子东侧,大约有2分大,里边种植着各种时令蔬菜,还有苹果树,石榴树,核桃树,葡萄树和杏树,他们说这是在家里建的果蔬后勤基地,一年的大多是时间吃菜和水果不花钱,还是绿色食品。

农村8旬老人在北京生活遭遇“尴尬事”,急的都想哭,啥情况

安爷爷在当地农村不但是种庄稼的行家里手而且是种植果树的能人,年纪虽大依旧不想放弃自己的特长,经常还要在儿子给他留的2亩桃园里干活管理,他是只种植和管理,不问收获,到了桃子成熟的季节儿子就会帮他卖桃,至于钱多钱少他也不关心。

农村8旬老人在北京生活遭遇“尴尬事”,急的都想哭,啥情况

安爷爷说起城市生活很有感触“城市和农村生活各有优缺点,城里人来农村不方便,农村人去城市不适应,角色不能互换,特别是老年人更不能轻易改变生活环境和生活状态,否则遭遇尴尬事是小事,弄不好还会影响生活质量,甚至连累身体出毛病。”各位,您对安爷爷的话有何看法?欢迎留言。